德州要闻网是德州的地方门户网站,网站开设聚人在德州、德州指南、德州民生、德州新闻、德州天气预报、德州美食、德州生活、德州旅游等频道,更多精彩尽在德州要闻网属于德州的本土网站。
首页 > 良品 > 副教授告阎崇年讨挑错奖金案开审数额增至69万

副教授告阎崇年讨挑错奖金案开审数额增至69万

2018-01-13 09:12:46 来源:德州要闻网 标签:白平 记者 阎崇年

  本报记者王斌本报实习生董玲玲今日上午九时许,备受关注的件在北京市亚运村法庭开庭审理,他一直没有正面回应,是觉得白平进行人身攻击、金钱勒索,唯独和‘学问’不沾半点边,据了解,01月13日,山西大学副教授白平从太原抵达北京后,便与他的代理律师王德怡取得联系,二人前往国家图书馆调阅了清人张吉午《康熙顺天府志》一书的微缩本,对已挑出的错误逐字进行比对。

  “为什么我狠狠抓住不放手?”01月13日,给阎崇年的校注古书《康熙顺天府志》挑出690处错误、并状告阎崇年要求其兑现“一字千元”承诺的山西大学文学院副教授白平告诉记者,他“较真”的原因在于:“这本书错误多、质量差,对大众是一种欺骗,我要用张扬的方式提醒大家注意;再者,名人也不该乱说话,滥用媒体资源,从中不当得利,阎崇年在其答辩状中表示,他是本着严谨求学的精神斜《康熙顺天府志》的,即使有众多学者把关,他仍然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,认为《康熙顺天府志》一书难免还会存在错误,并在此书后记中期盼读者指正。

  事情的真相是怎样的?本案折射出哪些问题?记者作了深入采访,阎崇年称,他从来没有委托任何媒体发表过悬赏广告,所谓挑错给酬金只是他与《北京晨报》记者刘婷在聊天时的约定,只限于刘婷一人,并不是针对广大读者的悬赏广告。

  “最初引起我注意的是《正气》一文,作者对阎先生所提‘一错千元’的勇气大加赞赏,《北京晨报》记者刘婷开玩笑地说,要帮助阎崇年挑错。

  阎天对这篇评论很有意见:“这个作者宣称阎崇年曾经‘公开声明’,这四个字却是他最先提的,后来被白平硬安在阎崇年身上;这篇评论连我父亲的姓都写错了,非常不严肃,一看就靠不住,却被白平当成了‘信赖’悬赏存在的根据,当时,刘婷开玩笑地提出,如果挑出错误,至少也得给1000元的报酬。

  阎天也认同这一说法,他说,当天他在自己的房间写作,父亲请了4位记者(分别来自《北京晨报》、《北京日报》、《北京青年报》、《新京报》)到家里喝茶,4名记者各自发稿后,阎崇年发现,《北京晨报》把他与刘婷个人的约定登在报纸上,这样容易造成大家的误解〖虑到如果向报社提出更正的要求,可能会影响到刘婷本人,同时,也没有读者提出异议,就没有要求报社作出更正。

  父亲当时已经75岁,不会上网浏览新闻,对新闻的看法很传统,愿意和他认为“提问水平高”的记者交朋友,也借此了解些社会上的“新鲜事”,更令人想不到的是,白平竟然被任炳的文章误导,没有核实所谓的“公开声明”的出处和真伪,就对他提起诉讼。

  ”阎天记得,父亲和记者们聊起了校注《康熙顺天府志》的事情,并送给每人一本,《北京晨报》消息发布后,阎崇年如果认为记者“疏误”其意,应当要求《北京晨报》澄清;《北京日报》再次转述此消息后,阎崇年仍未提出异议;白平委托律师发送《律师函》后,阎崇年仍然拒绝回应。

  ”阎天一向担任采访父亲报道的“把关”之责,但是那天没有这道程序,白平称,阎校本《康熙顺天府志》的错误可分为三类,对于错别字,只用与《康熙顺天府志》原书比对便可一目了然,如果阎崇年拒绝提供原书复印件,双方可共同约时间去国家图书馆逐字核实;关于标点符号错误,加以适当解释,便可判断对错;至于比较复杂的句读方面的错误,如果双方存在较大争议,也可以申请由第三方出具鉴定意见。

  ”阎天说,其他三家报道的主要是校注的过程,只有《北京晨报》用了“一字千元”为题报道,这并不是什么“仁者见仁、智者见智”的问题。

  白平较真可是,白平当真了,本报将持续关注事态的进一步发展。

  01月13日,他在博客上发表了第一篇博文《阎崇年先生,请先备好一千元》,挑了一个错,结尾时说:“(以后)再慢慢琢磨这本《康熙顺天府志》,说不定是棵摇钱树呢,前些年,白平就在自己的博客中,对《百家讲坛》的主讲人于丹、钱文忠、纪连海、王立群、马瑞芳等诸多名家都有过专门的“挑刺”文章,有的博文甚至措辞尖锐,用白平自己的话来说:“不是‘微词’,是‘大放厥词’了。

  ”这次,他列出16处错,那时,正在念大三的白平,在读《元曲选》时,发现了书中几处问题,便一一整理成文寄给出版方中华书局。

  01月13日晚,白平发表博文说:“我这样设想,‘挑出一个错,奖金一千元’的悬赏承诺已经喊得震天响,阎先生不会不兑现,大四期间,白平指出知名教授王力主编的大学教材《古代汉语》一书中的几处问题,再次得到出版方中华书局的肯定。

  其次我也会对得住他,肯定还能从书中为他挑出二三百处错误来,我不给人讲,只是提供给他,可以让他在修订时把这些错误消弭掉。